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汕文化

陈继明长篇小说《平安批》即将出版发行 一纸家国情 千里抵万金

2021年02月09日 17:31 来源:汕头日报作者:陈文兰


《人民文学》2021年第1期刊出了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陈继明的长篇小说《平安批》(节选),一封封侨批背后的感人故事跃然纸上,看似匪夷所思的情节,却道出了忠义孝悌的中华传统文化价值。

 

小说豁达昂扬,底蕴深厚。连日来,这部还原了潮汕侨商奋斗史、展现了他们守信重诺、爱乡爱国精神的力作,牵动着无数读者的心。这部引人瞩目的作品究竟有着怎样的艺术魅力呢?带着疑问和好奇,记者连线专访陈继明教授,为读者解读《平安批》的文学力量。

 image.png

作家简介

 

陈继明:甘肃省甘谷县人,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艺术与传播学院教授,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作品有中短篇小说《北京和尚》《灰汉》《陈万水名单》《母亲在世时》《空荡荡的正午》《蝴蝶》等,长篇小说《一人一个天堂》《堕落诗》《七步镇》等。曾获小说选刊奖、中篇小说选刊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十月文学奖、华语传媒盛典年度小说家奖。部分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或被翻译为俄语、英语、西班牙语等。

 

《平安批》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讲述潮汕侨批故事的长篇小说,采用了常规与特质糅合的手段,展现出高超的艺术完成度。小说围绕以梦梅为代表的郑氏家族展开,时间主要集中于民国初期到20世纪30年代。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侨批承载着人们的思念与责任,漂洋过海,深厚的家国情怀令人为之感动。海洋文化、侨批文化在小说中碰撞融合、相得益彰,海是背景、海是磨难、海也是成全。

 

《平安批》像一艘结实负重但又不失灵巧敏捷的航船,满载着乡情、商情和风土民情,作家掌握着心手合一的叙述舵盘,即便靠上岸边,读者仍能看得出很深的叙事吃水线。它的发表,不仅有望改变“人口迁徙”题材创作长期存在的南北失衡的格局,而且有可能使得“迁徙”母题创作现出新的艺术海拔。

 

近日,由我国著名作家陈继明教授创作的长篇小说《平安批》即将出版发行。作为广东省委宣传部和广东省作家协会发起的“改革开放再出发——作家深扎创作”项目中的一个,《平安批》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看潮汕,其实是看中国

 

“潮汕地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主要是乡村景观和人文景观。”陈继明说,写这本书之前他没来过汕头。2019年10月,陈继明带着创作任务第一次到汕头,在潮汕地区走访了3个月。

 

回首在汕头生活的时光,陈继明依然感情激荡:“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在我心里就完成了一个重要转变,看潮汕,其实是看中国。”陈继明说,《平安批》原计划在2021年才开始写作,因为遇到疫情,行动受限,便提前开始了写作。2020年2月开始动笔,同年8月完成初稿,年底之前进行了多次修改。

 

创作过程中,陈继明以看家乡的态度看潮汕,他想象自己就是潮汕祖先的后代。随着对潮汕由不了解到被深深吸引,陈继明的创作灵感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小说毫无阻碍地开头后,写作渐渐进入超出预期的进程,很快就“欲罢不能”。陈继明坦言,这次写作,专注程度竟是以前没有过的。

 

在陈继明眼中,潮汕人杰地灵,文化渊博,底蕴深厚,为他的文学创作提供了很多鲜活素材。“建筑是非常直观的文化载体,可以延伸到潮汕历史、人文和生活的方方面面。”陈继明如是诠释他对潮汕乡村建筑的情感,他说,潮汕大地,处处是奇观,处处有意味。看上去是一个狭小地区的特征,仔细推敲,又和中华文明,和中国这个大家庭的历史与传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讲述潮汕人下南洋故事

 

汕头是著名侨乡,侨批是指海外华侨通过海内外民间机构汇寄至国内的,连带家书或简单附言的汇款和领取包裹的凭证。上个世纪,大批潮汕人漂洋过海下南洋谋生,相隔甚远,只有通过书信与家人保持联系。一封薄薄的侨批,一头牵着羁旅异乡的海外赤子,一头连着翘首以盼的故土亲朋。潮商在海外谋生,省吃俭用将所赚银钱与思念一一诉诸纸上,托批脚寄回,而故土亲人亦会寄出回信,侨批与“回批”一起,构成一条完整的亲情链。

 

以侨批为契机,通过采集和了解历史资料,陈继明在《平安批》中客观地展示了侨批在潮汕人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小小的侨批,是不少潮汕家庭的经济来源。“洋船一到,村里就凭空多出一个节日,整个村庄热闹非凡。收到番批的人立即成为有钱人,爱圆爱扁,选精择白……”这是《平安批》卷一中所描写的场景,真实还原了收寄侨批的历史画面:水客一户一户登门,把批款和物品送达侨眷手中,村里如过节般热闹,家人阅读信件,孩子数弄着银元,欢声笑语一片。

 

除了赡养眷属、交流亲情,侨批也在报效乡梓等方面作出了历史贡献。侨批蕴含的诚信精神,是联系海内外潮汕人乡谊乡情的枢纽,也是作者在小说中着重挖掘的潮汕文化精神内涵。“几十年了,分毫不差。每月一百两银子,算下来不少了,够起几座四点金……”小说中,溪后虽然和溪前闹别扭,但恪守诺言,坚持每月给溪前的老祖寄批,几十年从未间断。

 

侨批,流淌着脉脉乡情,也凝结着拳拳爱国心。抗战期间,郑梦梅、陈光远、陈阿端、林阿为、蔺采儿等人虽侨居海外,仍无时无刻不牵挂着祖国,原本就浓烈的家国情怀,这时更加炽热。他们想出“水底藏枪”的方法,躲过日军检查,寄500支最新款的毛瑟长枪到唐山支援乡亲抗战。

 

在潮汕沦陷初期,原有递送侨批的汇路中断,海外潮侨所寄侨批,必须通过一些秘密渠道辗转递送。为了不让依靠侨批生活的妇孺陷入困境,小说主人公郑梦梅带着儿子乃诚穿着特殊的职业装束,将所有金条缠在身上,开始了危险的押“钞”行动。

 

梦梅冒着生命危险开辟出新的侨批秘密通道——从曼谷到兴宁的新邮路。这条汇路由越南芒街过境到广西东兴,再辗转数千里到达潮汕各地,路途艰险,险象环生,一趟往往要两三个月才能走完。作为侨批局掌门人,梦梅视诚信为立业之本,千方百计地确保侨批安全快捷、如期如数送达侨眷手中,这也是侨批业者恪守诚信的生动注脚。

 

用文学的方式展现潮汕人精神

 

潮汕地区位于广东省东部,负山带海、既封闭又开放是潮汕地区最明显的地理特征之一。陈继明把小说的历史背景放在韩江边,距离海边约二三十公里的一个村庄——银溪村,将山脉、大海、平原、韩江、码头、田野等意象组合在一起,拼凑出一幅富有浓厚地域韵味的潮汕地图。

 

为何选择侨批这一题材?陈继明告诉记者,这部小说是时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傅华的命题作文。侨批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风土人情等各个方面,见证了老一辈华侨华人艰苦卓绝的奋斗史和爱国爱乡爱家的家国情怀。为此,他研究了很多关于潮汕的资料,和很多潮汕朋友有过交往,最大程度地重现了潮汕独特的文化和风土人情。

 

陈继明在文学的框架内,讲述海与侨批的故事,凸显很高的史料价值和深厚的人文内涵,具有强烈的地域文化色彩与独特的文学风格。郑梦梅等人的全部经历其实都有海的参与,海是背景、海是磨难,海也是成全。陈继明把那些外在的东西消化之后内化于自己的艺术叙事,在故事生活化和生活故事化的娓娓道来中,写人述事。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从生存的视角去看,后来看到的是一种精神,从潮汕侨商身上可以看到潮汕人精神,也可以看到中国文化。”陈继明介绍说,作品中,溪前和溪后各有暗喻,后者更功利,更讲实际,更实用主义,更重视眼前利益,前者更诗性,更文气,更理想主义,也更脆弱。两者都不单单是自己,都可以在中国文化中找到深刻根源。

 

《平安批》的出版发行对于汕头对接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进一步发掘侨批文化价值、展示汕头文化形象,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陈继明十分喜爱“平安批”这三个字。他说,“平安”二字,在小说中,已不再单单是平安的表面意思。当“平安”成为最高追求的时候,说明生活早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平安批》里的平安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平安,是言之不尽的平安……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