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汕文化

彭湃夫人许玉磬

2021年04月30日 16:30 来源:揭阳日报作者:


  

彭湃和许玉磬夫妇。  资料图片

许玉磬故居门口。阿 龙 摄

许玉磬卧室。阿 龙 摄


许玉磬(1908~1932)是广东揭阳县附城新河村人。由于家境困难,其生母忍痛将她卖给榕城镇禁城脚“迎紫轩”的许英豪。许英豪为她取名许阿音。阿音8岁进揭阳县第一女子小学读书,学名“许玉磬”,后又名许冰。她天资聪颖,学习刻苦,成绩名列前茅。13岁小学毕业后又考进揭阳女子师范讲习所学习。


学生时期便投身革命


1919年,波澜壮阔的“五四”运动,震撼全国。正在揭阳榕江中学读书的杨石魂、林希孟等,领导学生投入反帝反封建的斗争,组织榕江中学学生会。当时在女子小学读书的许玉磬亦积极响应,带头剪去辫子,参加5月13日揭阳县高小以上学生代表大会,并在会上发言,博得全场热烈掌声。会后,示威游行,查抄洋货。通过这次实际斗争的教育,使许玉磬开始意识到反帝反封建的重要性。从此,争自由、求解放的思想打开了她的心扉,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1925年初,许玉磬到汕头礐石女子学校读书。这是一所教会办的学校,学习和生活刻板无味。校方每晚把学生反锁在宿舍里,学校和外界几乎隔绝,每逢星期天,学生必须到教堂参加礼拜,许玉磬经常不与参加,被校方视为眼中钉。许玉磬十分厌恶这种修道院生活,一个学期后,便于1925年下半年,决然离开礐石学校,到汕头市内考取别的学校。


当时的汕头市,是粤东地区工农运动领导机关所在地,正处在革命的高潮中。许玉磬来到汕头市后,努力学习,追求进步,认识了当时中共潮梅地委妇委书记、汕头市妇女会会长、岭东妇女协会副会长吴文兰。在吴文兰的直接领导教育下,她积极投身到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在省港大罢工期间,由吴文兰领导,组织了一支宣传队,许玉磬任队长。她带领这支宣传队伍,走街串巷,开展宣传活动,为汕头市掀起响应省港大罢工的热潮贡献了力量。由于敢于斗争,追求真理,她不久被吸收为共青团员。越年初,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与彭湃结为革命伴侣


1926年,根据党组织安排,许玉磬回揭阳县担任“妇女解放运动委员会”主席。这期间,她深入城镇和农村进行宣传活动,发动妇女参加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促进全县妇女运动蓬勃发展。是年夏秋间,她被调到汕头市中共潮梅地委工作,在工作中得到彭湃同志的教育和帮助。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两人于1926年冬在汕头结婚。婚后,仍在中共潮梅地委从事青年团工作。她多次向中共潮梅地委书记郭瘦真汇报青年和妇女运动情况。除青年和妇女工作外,她还投身于农民运动。于1927年2月23日出席在汕头市永平楼召开的潮梅海陆丰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同年5月,又出席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大会上,她听了任弼时等同志的报告。会议期间,还聆听过毛泽东同志关于农民运动问题的谈话,受到很大的启发,提高了思想觉悟。会上,她以自己在粤东开展青运、妇运、农运工作的大量事实和切身体会,批判了陈独秀的右倾错误,决心为工农劳动群众的解放和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而英勇战斗。

蒋介石背叛革命之后,革命形势转入低潮,党组织指派许玉磬到香港工作,化名刘碧清。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从事革命工作,团结一批革命青年、妇女和部分开明人士,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揭露国民党反动派背叛革命、屠杀革命群众的血腥罪行,取得香港同胞和各界人士的支持。


1927年11月中旬,海丰和陆丰先后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宣告了中国第一个红色政权——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的成立。彭湃以代表党中央的身份,在大会上作了《政治报告》。红色政权成立不久,许玉磬根据党的决定,从香港回到海陆丰,积极协助彭湃巩固新生苏维埃政权的建设。海陆丰苏维埃的建立和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极大恐惧和仇视,他们纠集了一批反动武装军队,分三路“围剿”新生红色政权。由于力量悬殊,敌强我弱,坚持近半年的苏维埃政府暂告失败。许玉磬随着彭湃率领的革命武装队伍,转移到潮阳、普宁、惠来三县交界的大南山一带,开展土地革命。她与彭湃一起,策马征途,足迹遍及大南山的华湖、林樟、雷岭、五福田等边沿地区的城乡。1928年3月,革命武装队伍攻打惠来城时,许玉磬剪着短发,身穿对襟衫,腰间挂着驳壳枪,威武地出现在攻城的队伍里。出征前,第一个报告参加敢死队的是彭湃,第二个便是许玉磬。她在戎马倥偬中,与彭湃从大南山赶了几十里山路,来到了潮阳金溪乡,为烈士抬棺送葬。对战士真挚的感情,深深地感动着战士和群众,战士们决心为死难的烈士报仇。这期间,她转战于普宁三坑村、什石洋村一带。她深入到农民家中,关心农民的疾苦,并发动青壮年参加革命队伍。在大南山等地的群众中,留下她的巾帼英姿。


1928年9月,许玉磬随彭湃离开大南山抵达上海,住在大西路百绿里(现延安路),从事白区地下交通联络工作。她不顾个人安危,常常秘密来往于各个地下联络点之间,传送情报和文件,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继承彭湃精神继续战斗


1929年8月24日,彭湃外出工作,临出门时,和玉磬约定当天12时回家。许玉磬煮好绿豆粥,等爱人回来。可是,中午已过,还不见彭湃回家,她十分焦急,再等一个小时,仍然不见彭湃回来。此时,她预感情况不妙,马上化装转移。正是这一天,彭湃被叛徒白鑫告密,身陷囹圄。在监狱里,彭湃为维护党的利益,置生死于度外,坚持斗争,英勇不屈。就义前夕,写遗书给许玉磬说:“冰妹,从此永别,望妹努力前进,兄谢你的爱,万望保重,余言不尽,爱你的湃。”彭湃于同年8月30日为革命光荣殉难。许玉磬获知噩耗,悲愤欲绝。为继承烈士遗志,她挥泪和墨,写下了《纪念我亲爱的彭湃同志》一文,严词痛斥国民党反动派与叛徒的卑劣行径和滔天罪行,文中写道:“我彭湃同志虽然死了,但他的光荣历史,伟大的战绩,英勇的精神永不磨灭。”坚决表示,要“继承我彭湃同志的精神,遵从他的遗嘱……踏着他的血迹,坚决地到群众中去磨利我的刺刀,以消灭敌人。”不久,党组织决定派许玉磬到莫斯科学习。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本是许玉磬梦寐以求的愿望。可是,她想到自己的革命重任,想起彭湃的革命事业要有人继承,便恳切地向党组织请准重返广东工作。并以革命利益为重,毅然把一对亲生儿女寄养在战友家里,轻装上阵,奔赴释迦岽,受命为东江妇女解放运动委员会主席,领导粤中地区的丰顺、梅县、五华、大埔等20多个县的妇女和农运工作。


1931年春,许玉磬当选为中共东江特委委员,负责东江特委妇运工作,并随特委机关转移到大南山。在大南山区,她一身农妇打扮,平易近人,深入群众,是战士的好战友,是人民的贴心人。她夜以继日地工作,决心把自己的一分热、一分光洒在彭湃战斗过的地方,为党为人民贡献自己的一切。每到宿营地,她总是关心战士先休息,自己亲自放哨、查哨。有一次,部队在惠来与潮阳交界的山峰打仗,两军对垒,相持不下。许玉磬细心观察地形,果断地对战士马金水说:“你们跟我来。”于是,她带着几个战士,越过小溪,绕道山后,从后面发起攻击,配合我正面部队的进攻,终于使敌人腹背受击,慌乱败退。由于她机智勇敢,善于用兵,敌人闻之丧胆。


1932年2月初的一个晚上,乡亲们正忙着过年,部队的宿营地——普宁大坝杜香寮村突然被敌人包围。许玉磬当时住在村边张永记农民家里。经过激烈的战斗,但终因敌众我寡,我军决定突围,在突围时,不幸陷入敌手。敌人抓到许玉磬,如获至宝,连夜押解到大坝。反动军官张瑞贵千方百计对她诱降,但她坚贞不屈,大义凛然地说:“我生为红军人,死为红军鬼,为革命而死,光明正大,决无贪生受辱。”张瑞贵劝降不成,便下令施以毒刑。她虽然在肉体上受尽严重摧残,但英勇不屈,铁骨铮铮,表现了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使敌人束手无策,以失败告终。她后来被押往汕头杀害,牺牲时仅24岁。


许玉磬虽然牺牲了,但她的精神不死,她以自己的战斗历程,谱写了一曲壮丽的革命颂歌,她的光辉形象永远铭刻在中国人民的心坎里。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